余生安

想记录自己的生活,想寻找自己还活着的意义。想在未来的某一天看看自己是如何走过岁月的。

恋山

我的家离河近,离山也不远,虽然说经常有发洪水的危险,但也算要山有山要水有水。现在上着大学,天阴时就四处望望,看不见山,便顿感惆怅。
第一次看山还很小。本来是去骚扰一下正专注下棋的父亲,结果当然是被打发到一旁...百无聊赖的自己,四下观望,夏雨初霁,山煞是可爱。我仿佛被吸引,一步一步走到看山最好的位置,站在那,只是看着。累了就搬了个小板凳,坐在那,继续看。那天看了将近2小时的山,直到母亲召唤我和父亲这俩泼孩回家。
好像就是从那时起,恋上了山。从小学到高中,我们彼此观望,彼此感受。会静静地看着远处的山,就好像呼吸得到她的气息,触摸得到她的脉搏。
初中见过最美的景,是圆月东升。那一天的月出奇的大,出奇的亮。当我被月光唤醒时,打开门看到玉兔东升的盛景时,我惊叹万分。黑黢黢的山后,一轮巨大的瑶镜慢慢浮上来。那是不身临其境便难以体会的磅礴壮大。
初中离山近,高中稍远了一点,但仍坚持至少-星期去一次山里,去听山里泉水叮咚,让山风穿透衣衫。进山里,看山时,我都是安适的,我觉得连住在山脚下和住在山里的人都是安适的。所以我每每穿过山脚下的村庄都感到无比安闲,觉得在此终老也未尝不可。
山里的风是有魂的,有着山间万物的灵息。山里的水,就像是山的血脉,滋养着山中百灵。有时我会错觉自己的灵是从山里来的,在那儿我能找到一种契合,不像李白的,“相看两不厌,只有敬亭山”而是盘腿坐于山巅,感受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。在山上望着山下的尘世,才明白自己的渺小。
上了大学,离开了家乡,也离开了那片山,每思念起来,便感心头又绕上一缕山风,久久不散。
我想我是爱上她了,否则怎会如此想念。